在线预约|加入收藏|联系我们

关于我们

义乌市慧缘家政是义乌地区知名的家政保姆服务机构,是经过工商部门正规注册《衢州籍创办》拥有专业的月子保姆、普通保姆、杭州月嫂、义乌家政服务培训基地。衢州保姆是全国十大著名品牌,衢州保姆素以诚实干练、朴实勤劳出名。衢州保姆(三诚)品牌:即诚心、诚实和诚信。

保姆招聘

家政员风采

服务项目

新闻公告

联系我们

  • 地址:义乌下埠头一栋2单元后门
  • 电话:0579-85367327
  • 手机:13373815952

市场旺,好月嫂难求


  身兼保姆、护士、营养师多职的月嫂专业性强,让“新手上路”的父母减轻很多负担。抱持着“反正就生一个孩子”“多花钱少受罪”观念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月嫂随之成为当下的热门职业。

 

  月嫂“吃香”的市场表现是月薪高、需求旺。记者随机调查北京、杭州、银川等地的多家月嫂中心、家政公司发现,目前月嫂市场的均价为月薪4500-5000元,最高可达1.8万元。

 

  市场繁荣也推动了月嫂年龄结构和学历的变化。相比过去月嫂多为40-50岁的农家妇女、下岗职工,现在有大学毕业生甚至研究生应聘月嫂,前不久还有媒体报道一名大学男老师辞职当“男月嫂”。

 

  门槛低,行业乱象渐显

 

  定价多为“跟风涨”。一些月嫂中心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业内普遍以个人技能、从业时间、客户反馈等情况对月嫂“评星定级”,月嫂薪酬与等级紧密挂钩。而定价多是“一家提价家家涨”的“跟风”机制,每年春节、生育旺季时价格都会提高。

 

  无序竞争抢客源。在月嫂市场,除了正规月嫂公司外,还有很多自己拉客户的月嫂,这些人一般和产科医务人员“搭伙”,从他们手中购买客户信息或是由他们向顾客推荐,利用产妇及家属对医务人员的信任,开出高价。

 

  资质自己说了算。由于月嫂行业的准入门槛低,一些规模小、服务差、无培训的“个体户式”中介企业混杂月嫂队伍。因为缺乏必要的培训,她们很多不仅难以胜任月嫂工作,甚至连适应都市家庭生活都很难。

 

  “除了一些正规的家政公司,还存在为产妇和月嫂牵线搭桥的中介管理公司。”杭州喜月养生月子会所副馆长谢柳芳说,“中介公司通常收了钱后,简单培训下就会把月嫂介绍给雇主。目前市场上普遍存在的‘月嫂证’,其实是各家政公司或中介机构的培训证明,并非职业资格证书。”

 

  服务范围无标准。为了让高价月嫂更“价有所值”,月嫂公司多开展了“催乳”业务,承诺通过穴位按摩疗法、中药熏蒸、磁疗按摩等方式满足产妇母乳喂养的需求。但记者采访了解到,催乳工作一般都是由普通月嫂来做,她们往往没有任何医学基础,培训几天就成了“催乳师”。

 

  一些妇幼保健医师说,普通月嫂如果手法不当,很可能导致乳腺炎,还有些所谓的“催乳汤”,完全是幌子。事实上,劳动部门目前还没有任何有关催乳师的职业资格证书,也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。

 

  月嫂行业亟需“立规矩”

 

  记者调查了解到,包括月嫂公司在内的家政市场在工商部门注册,名义上由商务部门主管,民政、妇联、人社、工会等多部门共同参与管理。但事实上,由于这些企业存在规模小、流动性大等特点,基本处于无人监管、自行发展的阶段。

 

  “干这一行几年了,没有人来管过、查过”,一些月嫂公司的负责人发问,“我们到底由谁来管理?上级单位是谁?需要维护员工利益的时候应该找谁?”

  浙江省医学会副秘书长郑凯航说,母婴护理服务行业目前还处于爬坡初期,除了靠市场的优胜劣汰,更迫切的还是需要规范化的监督和管理。